这篇文章我最初发表在cnbeta上面:http://www.cnbeta.com/articles/333169.htm


2014年9月24日,Adobe突然宣布关闭中国研发中心,裁员400人,调整后,Adobe今后在中国只保留销售部门,中国区的业务将移交Adobe印度公司负责。 这则新闻显得非常突然及令人震惊,毕竟连不熟悉IT业的朋友也知道PS这个东西,Adobe在IT产业的知名度是非同小可的。 在震惊的同时,大家开始分析为何Abode要关闭中国研发中心?很多人士认为盗版泛滥是主要原因,并抨击Adobe定价过高,才使得其走到了这一步。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?笔者并不这么认为,首先软件盗版是全世界范围的事情,中国前几年软件盗版的程度比现在还严重,Adobe并没有理由因为盗版就关闭中国的研发中心,毕竟他还保留了销售系统,这足以说明问题。其次,Adobe的软件是专业生产工具,不可能像Office等通用软件那样保持大众化定价,其软件本来就不是面向普通大众的。所以盗版泛滥顶多算是一个因素,而非主因。那么究竟为何Adobe要关闭中国研发中心,业务移交到印度呢?笔者认为原因非常简单直接: 中国研发运行成本过高,对比印度已经没有优势。

外资公司撤离中国并非今天开始的

外资公司大规模撤出中国并非什么稀罕事情了,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,只不过没有Adobe公司那么高知名度而已,以中国制造业中心东莞为例,东莞人口从2006年的最高峰1200万人左右,下降到2014年的800万人左右,下降幅度高达40%以上,以前很多人口兴旺的工业区,现在基本见不到人了,工厂厂房的出租率只有六成左右,其主要原因是金融危机带来的成本压力,以及从2006年开始的“民工荒”造成的用工成本急剧上升,许多台湾、香港、日企将生产线转移到人力资源更丰富的印尼、越南、孟加拉国等地。但是这种衰退的征兆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,许多人还认为中国不需要这些“血汗工厂”,走了正是好事,可以“腾笼换鸟”,“倒逼企业转型”,但是殊不知血汗工厂只是表象,劳工短缺才是真正的经济重磅炸弹。一个社会其经济构成的本质无非就是:劳动力数量*劳动生产率,再加上消费。一个社会劳动力数量的下降将直接导致能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减少,从而导致经济衰退。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日本,1980-1994年日本劳动力比例稳定在34%、35%。但是1995年后15-64岁劳动力开始负增长,并且再也没有好转过,直接导致了日本近20多年中一直陷于经济衰退的泥潭中,不能自拔。日本同期从事工业的劳动力数量从2200多万下降到1600多万(并且年龄结构老化),出口占全球比例从1994年9.2%下降到2011年的4.5%。进入全球500强的企业从1994年149家下降到2012年的68家。

劳工短缺成本快速上升是主因

劳动力比例降低的原因是人口老龄化,年轻人太少。中国90年代凭借强大的人口红利基础,横扫了全球制造业,成为世界经济奇迹的代表,但是中国的人口红利是80年代之前积攒下来的,80年代之后形成的严格的计生制度,使得年轻人比例出现悬崖式断层,30年后的今天,中国各行各业都面临的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,从餐饮业洗盘子工,到高级软件工程师,都越来越难以雇佣到。

数年前,中国软件工程师的薪资还是低于印度的,但是现在,根据SourcingLine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:2012年印度、中国、墨西哥软件工程师的工资约为美国同行的11%,23%,32%,也就是说,从2012年开始,中国软件业用工成本就已经是印度的2倍多了。这才是导致Adobe关闭中国研发中心,转移到印度的根本原因。

就在笔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CNBETA发布的一篇Adobe中国离职员工的采访也证实了这点:裁员和中国的人力成本这几年上升很快有关。要知道,中国的人力成本跟印度比已经完全没有优势,更不论印度还有语言上的优势。

除此之外,此事与Adobe CEO是印度人也有很大关系,这可以想象。不仅仅是Adobe,连微软CEO也是印度人,同样的Google等高科技企业,印度人的比例已经超过1/3。

结论:并非吉兆

Adobe在关闭中国研发中心这件事情表明了一个严重的问题:外资企业撤离已经从低端的生产制造业蔓延到了高科技产业,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。 中国经济发展遇到了几个严峻的现实:首先是人口红利结束,劳工短缺越来越严重。其次劳动力短缺也带来了消费需求的减少,市场需求更加乏力。另外就是高税负、高房价带来的高成本正在抽干实业的发展动力。而且中国式的人口断崖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,最困难的时期还没有真正到来,这是我们从Adobe关闭中国研发中心事件中最应该明白的事情,切不可盲目冷嘲热讽。